契卡库库卡!

OOC症状中毒

想出一本二重赋格不包邮有无人要~


【AJ】任务进行时

我能保证的只有HE()
现代AU?甜的。

1.JP从今天早上起床开始就有点心绪不宁,他曾试图抛开这种感受,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不安感好像一点也没有要削弱的意思,反而在五脏六腑里膨胀开来。他试图用游戏转移注意力,但在屏幕上出现第三次Game Over之后便彻底放弃了斗争,看来接下的工作也得延期,好在JP隐约明白今天异样的源头,所以他才奇怪,但更多的大概是尘封许久的期待。

聊到JP,可以说从小到大他与别的孩子就不太一样,父母老师都这么觉得,最明显的体现在能力方面,只要自己想要去做的事大部分都可以心想事成,但前提是“他自愿去做”,而这个前提把许多循规蹈矩的事例如考试学习工作结婚都隔绝在外,而没有这个大前提的其它事谁劝都没用,这样的与众不同让他获得关注他很高兴,而至于对方认不认可自己JP觉得自己并不是太在乎。

倒过头来,如果说能力方面是表象,梦境便是内因,这点是自己的秘密,当然更重要的是说出去了也没什么人信。

简单来讲他的梦境像是在编制一个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尾,虽然有时候剧情不连贯但是主角的模样非常清晰,而对方的心情JP更是能深切的感受到,大概就是科幻小说里写的“通感”。
开端最初是在六岁,目之所及是一场异国他乡的大雪,伸出手甚至能感觉雪花在手心里融化,自己迅速环视四周只能看见一个单薄的少年站在不远处,他的样子并不强壮,手里虚握着一把枪像是在盘算什么,JP从角落里踮着脚尖悄声往金发男生那头走,想看清对方的表情。没成想人家却突然回头朝自己这个方向望过来,湛蓝色的眼睛把穿着睡衣的男孩倒映了个透,先是一愣,再然后JP就瞄见那人攥紧了手里的枪,他被彻底吓醒了,起床后心想不知道自己这是招惹上了什么恐怖分子。

2.和这位“恐怖分子”的相遇并没有中断的意思,JP也渐渐发现他们在梦境里都能看见对方,原因是几个星期后,梦境里的自己在训练场堆雪人时收到了训练中金发男人的嘲笑,那是一副“你果然只是小孩子”的戏谑表情,出于报复JP把那个雪人团成雪球狠狠扔到了金发先生的后背上,由于无法用语言交流,对面无可奈何,真是爽到。
不过话说回来,他没接受到几次对方情绪上的变动,偶尔有也是转瞬即逝,大概是自己化解掉了吧。不过还是有了进展的,比如明白人家不是恐怖分子而是特工,再比如一开始只有代号的男人在最近终于听见了名字,JP觉得这大概是有象征意义的,他有预感下一次见面不会再是在飘雪的训练场,这算不算升职了?从Alex的表情看不出任何事,他想开口问,但又意识到那人听不见自己,那场梦境时间很长,自己就跟在那人身边,JP学着刚刚那个壮实男人的口音念了一遍金发男人的名字。

“Alex Pajitnov”,读起来跟咒语一样,但JP挺喜欢,他第三次念出来的时候Alex像是听见了,停下步子转头看他,用口型说了什么,然后又笑了。
…最好不是骂自己。

很多时候他们都用纸笔交流,在Alex的休息室,一开始连暖气都没有,待久了冻的发抖,幸好后期住宿条件蹭蹭蹭窜了好几个等级,大概这就是游戏里主角打怪升级成功了吧,他这么想。JP英语不好,最初两个人就靠画图,不过可喜可贺的是亚历克斯在不知道第几次梦境后熟练掌握了中文,先是一阵愉悦,再然后JP也突然发现自己再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写对方的坏话了,他一直很享受见到Alex看中文时候略带疑惑的表情。正当他遗憾着,男人把一张纸递过来,他凑过去看,上面写着一句中文。

“混蛋这个词是在说我吗?”

男孩噎住,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虾米,Alex很满意。

3.一年前是他最后一次在梦里遇到特工,先是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再然后入眼的便是被血染的看不出原先颜色的衬衫,他感觉痛感由四肢蔓延至全身,那个巷子里很黑,JP忍着疼摸到Alex身边,两个人听不见对方说话,他手边更是没有急救工具。

“该死,Alex?!”他开始尝试从那人身上找些东西用,手很抖,又看不清,心底烦躁无法化解,他不明白这么久以来这人是怎么保持镇静的,直到自己的手被按住,Alex嘴唇冰冷的温度贴上来,自己被摄在原地,意识里才开始想那人的舌尖好像都有血的味道。

梦境在此戛然而止,没有告别,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见过,JP也不知道最后那个吻是什么意思,他感觉好像进入了一个有自己逻辑的孤立世界,这个世界有属于它的规则,而他们只是在被卷着走,梦醒后自己的不安感逐渐发酵,如同缓缓袭来的偏头痛,治不好,只能憋着。

亚历克斯那一刻觉得自己大概是要留在那个巷子里了,他看见那个有着神话里比奇斯精灵般碧绿眼睛的男孩慌乱的在自己身上摸索着找药,传说里这些精灵只要乐意就能迷惑你,将你引上“错误”的道路,除非你口袋里装着面包和盐巴才能避免,Alex打趣自己现在口袋里空空如也都是因为之前就把盐巴和面包丢了。他不是没见过同伴感情用事命丧黄泉,而那时候他也确实打心底里觉得这种做法愚蠢至极,而事到如今,他想他可以犯错,这样的孤注一掷心里原本就没想着赢,但还是想赌一把,没料到真的可以绝处逢生。

4.JP看向窗外,沥青路面上的积雪颗粒在阳光下如钻石般闪烁,明媚的日子,适合客人拜访,哪怕是不速之客。门口的门铃隔了很久终于被人按响,发出清脆的嘀嘟声,JP裹着外套挪过去在猫眼里看见了一个久别的金色发旋,没带行李,就拎了个便利店的袋子。

他拉开房门靠着门框,掩饰久别重逢后的喜悦,抱着手臂说出在脑内排练过的台词。
“咳咳,这位先生有何贵干啊。”

“不知道这里可不可以借宿?”

“房租怎么付,我可不要卢布”

男人笑了,举起手上的袋子,有易拉罐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可乐收不收?”

JP让开身子放人进来,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冷气,屋内是另一片天地,那种不安犹如退朝般迅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亲吻时薄荷糖的味道。

比初吻好多了,两个人同时这么想到。



【AJ】越想抓到的东西越是无形无影

劫后余生

1.JP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彻底吵醒了,外面的气温简直就是地狱,他干脆裹着毛毯去看猫眼里的人形,居委陈大妈的脸凑的很近,吓了他一跳,为了避免听唠叨赶紧拉开保险栓让冷风灌进温暖的室内,JP被吹的醒了八分,在看清阿姨身后的人时彻底活了,金发男人拎着行李箱很乖的站在后面,他没带墨镜,头发被风吹的有些乱,带着点戏谑的笑用口型对他说了句“早”。

阿姨怪了他几句,说怎么可以把客人关在门外、这个天气真的能冻死人之类的云云,JP赶在要被冻成北京老冰棍之前结束了这场对话,把门口那位“可怜兮兮的帅小伙”连带着行李一把扯进门,亚历克斯湛蓝色的眼睛很有杀伤力,可现在只让王文想揍他。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不是有钥匙么?”,虽然他知道这个人一定是故意整他,知道他怕冷非要让自己去开门,什么混蛋的恶趣味。

但JP还是给特工先生换上了家里最温暖的衣服TOP2,当然TOP1在他自己身上。亚历克斯看男孩从衣柜里翻出一双蓝色的毛线袜子,袜子脚踝处还缝着一个螃蟹的立体小玩偶。总共两双,他丢给亚历克斯一双,另一双在自己脚上,只不过玩偶不是螃蟹,是小丑鱼。注意到他的视线,王文不自在起来,“买一送一而已。”
“噢。我没说什么啊。”
艹,JP一边在亚历克斯的注视下挪上床,一边内心暗骂自己做贼心虚。

2.两个人并排窝在厚实的被子里,这个休假不算很长,亚历克斯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在飞机上,两个红眼航班和不好吃的飞机餐让人有足够的空间脱离快节奏的生活好好定义他和JP的关系。

事实上,在Alex现存的记忆里家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或者概念,在母亲把还是孩童的自己交给父亲换取食物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也没有尝试去打听,毕竟从此之后他的人生就变成了一条有清晰轨迹的单向道,他没有选择权,他可以是赌桌上笑着往漂亮女郎贴身衣物里塞纸币的浪荡公子也可以是异国街角咖啡馆里的店员,是他完成了任务还是任务铸成了他,他想或许后者才是对的。至于感情那更是空谈的东西,甜言蜜语他说过很多,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场合,可总是听者有心,说者无意。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异样的表现时真是有些无措了,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自己是想利用这个“手段高明但体能弱的不行”的小朋友还是别的什么。

直到他发现自己会对休假产生期待,对可以在北京某处公寓里和王文窝上短暂的几天感到轻松和愉悦时,亚历克斯终于明白了这个“什么”的含义,这也就是他从不对JP说那些甜腻话语的原因,因为那原本就不是他,黑客也不是那些自己逢场作戏的目标。

Alex pajitnov从小到大没有自己选择过什么,他必须要做特工,生来注定必须要消耗自己原本就透支了的身体状况,必须为组织卖命,这些他都无法选择,唯独王文是他的私心,虽然这个私心或许会打破黑客原有的生活,不过…对于JP,他本身就是自私的。

飞机上的亚历克斯看见霓虹灯闪烁下北京的轮廓,灵魂自由的地方才是家,哪怕他根本不出生于此,却在落地那一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归属感。

3.被窝里的亚历克斯翻了个身,将还没捂热的手伸进JP的衣服里冷的那人一哆嗦,黑客抬起脚象征性的踹了他一下后也翻过身来,看见柔软的金发搭在眼前人的额头上,特工先生像一只慵懒的狮子,湛蓝色的眼睛半眯着看自己,带着点儿等待主动的意思。王文嘴上说着“让你伸手冻我”,胳膊却使劲抱住这个许久未见面的人,好像是在为自己的拥抱找一个合适的小借口。Alex明了这个小心思,当然没有点破,干脆顺势拉近距离,低了低头。

JP很少主动,这次大概是趁着窗帘还没拉开,光还没进来,就主动亲了上去,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学这人之前接吻时候的方法,亚历克斯却很不给面子,吻了一会儿呼吸不顺的人反而变成了自己。

“小朋友你吻技真差。”

王文为了男人的尊严怒吼,“是你个混蛋不给我张嘴!!”

特工先生大笑,JP更下不来台了,掀开被子说着“亲个屁起床吃饭”就想下去穿鞋,结果手在被窝里被人直接拽着往后扯,走没走成,还被人强吻,真是亏本。

算了,他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亚历克斯,输给自己人也不算丢人吧?



【AJ】飞行器的执行周期

HE

内容设定来自水星记的mv


1.闹铃将他从梦里生生剥离出来,JP勉强睁开眼去看床头柜上闪着蓝光的数字,有女声从机器里传出来,一早上有些起床气的他实在不想听,干脆利落的打断揉着头发去洗漱。窗帘打开,外面是一副油画一样的情景,厚重的笔触彻底盖住了微弱的阳光,正是寒冬时节,街上没有多少人。JP迅速解决了早饭,在卧室床上吃的,他自知自己睡眠质量不好,有时候醒过来就再也睡不过去,一夜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可听那个小机器人播报出来却又很不爽。

他不想承认自己是为了什么睡不着。


2.JP狠狠闭闭眼又睁开,想尝试让自己清醒一些开始工作,手边的那个报时器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说新闻,他真是后悔了,就不应该接受这份礼物,那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他拎起那个小玩意想往抽屉里塞,但真拿起来又只是晃了晃,最后还是轻轻搁了回去。


“……最后一条,VRRT公司最新研制出的机器人最近热销,搭配特制的隐形眼镜即可让您和失去的挚爱创造更多美好回忆,现在订购明日到货。”

JP看见屏幕上蓝色的数字一分一秒的累加着,奔向未来。

“重新播报最后一条。”


3.说实话他和亚历克斯从来没有对对方表达过什么,这个闹钟也是莫名其妙到自己手里的,唯一那人给自己的东西却也是个麻烦鬼,每天都早早的响个不停。


JP将身子背过去,让自己不要再盯着那个湛蓝色的小家伙,这句抱怨应该是说给他自己听得,毕竟抱怨的人是听不见了。他把电脑抱过来往里敲网址,VRRT公司的页面已经装饰了圣诞气氛,白色的机器人被弄得有些滑稽,他想象亚历克斯穿圣诞老公公的服装不禁失笑,调侃了几句还是下了单。

——订单完成,请您注意查收

希望它可以带给您美好的记忆。


4.特质的隐形眼镜像是强行滴眼药水,不适的触感让他差点把那玩意儿扯下来。


“…王文,睁眼。”

没想到这么久后还能重新跌进湛蓝色的眸子里,JP一时没反应过来,亚历克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我能看饱么黑客先生?”

“……气饱可以。”JP走向厨房,房间里很安静,身后传来机器细小的运作声,他抿抿嘴,细碎的声音停下来,男人微靠着厨房门框,灶台前的JP让自己尽量放松神情,可说出来的语气还是不那么自然。


“要吃外卖么?”

“冰箱里有什么。”男人指指微开的冰箱柜。


“就…那些玩意儿呗。”王文急忙将柜门关上,关住里面一箱子的冷气和可乐。亚历克斯很低的笑了一声,脱了风衣轻挽起衬衫,

“我来吧”

“你能行么?”他依旧嘴硬,“别炸了我家厨房啊。”

蒙上灰的厨具被冷水冲干净,亚历克斯泰然自若,“炸东西不是我的强项。”

潜台词,是你的。


“所以…我是不是该为厨房庆幸,没被小朋友当新年烟火点了?”

厨房门被人狠狠带上,带笑的尾音落在地上,彻底终止了两个人的话题,他勉强收拾干净餐桌,其实就是把堆着的杂七杂八的东西重新堆到别的地方去。

在走过客厅的时候差点被横着的大纸盒子绊到,开了灯,VRRT的logo醒目的印在上面,那一瞬机器滋啦的运作声在脑海里反复滚动播放。门被人推开,JP没回头去看,亚历克斯把罗宋汤端到桌子上放下,“怎么了?”

“没。”

“我没下毒,吃吧。”眼前椅子被人拉开。

“…亚历克斯。”

男人抬头。

“亚历克斯。”他重复了一遍。

“再叫我也没有办法加菜了噢。”


没有回应,JP把隐形眼镜脱去归纳回盒子里,白色的机器人坐在原地,机械女声正在反复提醒配对失败的信息,它眼睛上的信号灯也闪个不停,房间的空气突然沉下来,他拉开椅子坐下,半晌没有动作。

这么久以来,那人没教会自己几句俄语,自己彻底明白的只有一个прощание“再见”,一次是在逃出的时候他说的,一次是在几年前最后得知亚历克斯消息的时候。真是混蛋。


5.那个箱子在过年前的几个月里一直被搁置在不起眼的角落里,12月中旬的时候母亲来了一趟,非要给自己家门上贴对联,剩下的时间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空。

直到1月初的某个早晨,天气非常好,阳光想方设法照进漆黑的房间里,但JP丝毫没有想拉开窗帘起床的意思,说真他恨不得拖着被子上街,床突然往下沉了沉,他把自己闷进被褥里翻了个身,旁边的男人眼看着大半被子从身上溜走,然后又全部裹到旁边人的身上。亚历克斯感觉自己和一个蛋卷睡在一起,他身上衣服还没来得及换,衬衫上有凝固的血迹,血腥气太重弄到床上就不好了,这么想着男人干脆去了客厅。沙发旁边堆积的纸盒摇摇欲坠,VRRT公司的在最下面。

男人歪歪头。


6.JP起床的时候客厅灯是亮着的,他瞬间清醒了大半,抄起旁边的电蚊拍悄声往房门口踱步,金属门把手先一步被推开。

亚历克斯看着眼前满头乱发的人失笑。

“吃饭吧王文。”


他很愉悦的看着绿眼睛的情绪变化,很明显,他在尝试理解当前的局面。

“不是……我不是封箱了么??你们还可以暴力拆箱的??”

男人耸耸肩。

JP把手里的电蚊拍扔下,推着他往客厅的犄角旮旯里走,纸箱空空,果然,“你们公司真是太不靠谱了……”絮絮叨叨抱怨了好几句,终于把人推到箱子前。

王文扬扬下巴,“进去吧”

“进哪儿?”亚历克斯语气带笑。

“废话!当然是箱子!”

“你不谢谢我做的早饭么?”


“……好,谢谢你。现在进去吧。”

“王文。”

“你怎么学他学这么像的??”咬牙切齿的说完。


他顺着那人的目光看向对面,白色机器人无辜的站在那儿。


“………………”


亚历克斯盘腿坐进纸盒子里,含笑看着手边的纸头,“还封箱么?”

桌上的表格摊开着。

“请问您想复活的人的身份是?”

铅笔印子在朋友,家人前都打过勾,可还是被擦掉了,还有一栏。

JP当然记得自己勾的是什么,他走过去踹了纸箱一脚,“你真是混蛋。”


“吃完再骂?”对方眨眨眼。

“我们有好多时间来着。”





























































@nany 送的生日礼物!!!!
手感简直!!!!!!软的像☁️!!
可爱死了!!!
大鳄✔️
🦁️✔️
人生赢家!

@盛世胖公子 
收到礼物了!!!!啊啊啊啊啊啊超级超级喜欢!!!!!!比❤️!!!!!!!!!
对于正在饿肚子的我来说简直感动😭!!!
明信片超级好看!

过生日过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