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MENTAL

lalala

超级开心大家的点梗
军训回来啦

睡一会儿之后就写!

接下来要失联一周

接受所有凌李点梗!!!!
不接受BE点梗!!!!!!!!

希望有人理我……(ಥ_ಥ)
点的选三无论是不是肉
都写。
不写寄点梗妹子明信片和贴纸做补偿。
晚安。

我喜欢我自己写的东西

所以无论别人怎么说

我就是喜欢,它们。

凌李——李警官为什么不铤而走险了呢?

一个大甜饼
设定谢晗事件之后的一年

1.李熏然自从当刑警以来,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更不用说谢晗那次,差点儿命都搭进去了,半年里因为ptsd被活活停了好久的班,就这样还整天去刑警队找活干,总之就是闲不下来。

2.年轻人总归是有些毛毛躁躁的,原本就是个刀尖跳探戈的工作,没一腔热血顶在那儿,真是干不长久,这样难免就会出现鲁莽行事的孩子,以前英雄主义看多了一时半会别不过来这根筋,李熏然算一个。

不过他不是一意孤行死脑筋的那种,带李熏然的师父以前评价他这个徒弟,够聪明够机灵,可就是还差点火候。

李熏然那时候稚气未脱,有点儿不服气的劲儿,问,自己差什么?

师父想想,拍拍他的肩膀,眼睛看向远处 。

‘你还差一个不往前冲的理由。’

3.李熏然在遇上那个大案之后时不时就要往医院跑,算是去复诊,ptsd听上去像个玩笑,也就真正得了的人才明白多折磨人,他有段时间整夜睡不着觉,幻影在脑子里翻来覆去一遍一遍的播,来来回回倒带都是谢晗的说话声和潮湿的地下室。

可没人能帮他,这就像是个循环似的走不出来。

4.凌远对李熏然不陌生,每次出去办事经过花园都能看到他孤零零坐在那儿,还挺乐得自在的,眼睛四处看,看推车里的小婴儿或者旁边聊天的三五个患者,时不时抿嘴笑笑,或者对着停下来朝他牙牙学语的孩子做个挺可爱的鬼脸逗他们笑。

电视上说李副队长是英雄。

英雄,这个称号被人们封上之后就好像被推的很远很远,他不喜欢这个叫法。

5.凌院长隔壁的房子空出来了。
他看着一直出现在自己医院花园里的男孩儿真真实实出现在自己楼道里,抱着个大纸箱往房间里搬的时候都有点儿失神,小李警官看他走过来,以为是挡着他的路了,赶忙让开一条道,嘴里不停说着抱歉抱歉,东西太多了之类的话。

汗把卷卷的刘海都沁湿了搭在额头上。

‘唔……要帮忙么?’

凌远把公文包放到旁边堆积的纸箱上。

李熏然看看还散着的几个大盒子还有几袋东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谢谢你啊,凌院长。’

‘你知道我?’

‘这想不知道都难吧?小时候你考状元我妈就和我念叨过’,李熏然笑的开朗,‘大家都说你是天才。’

天才和英雄现在在一起搬箱子,凌院长想,真是大材小用。

6.成了邻居之后两个人接触自然慢慢多起来,李熏然现在已经能回刑警队工作了,回去那天还特意请凌远出去吃了顿火锅,高兴的都没边儿了。

凌远从清汤的锅底里捞出了一个贡丸,放到碗里,看着对面李熏然被辣的猛灌饮料。

‘那么高兴?带薪休假…不好么?’

李熏然努努嘴。
‘不好。’

凌远把嘴抿成一条线,隔着雾气李熏然没看清他的表情。

‘还一根筋往前冲?’

李副队长想想。

‘……说到这个,倒让我记起以前我师父说的话了。’

男孩儿看着凌远,偏偏头。

‘说的什么?’
凌院长把麻辣锅底里的肥牛乘出来,全部放进对面人的碗里。

‘别吃那么对辣的,刺激性太强了,冰的也是,不戒口你等着有罪受的,明天还是帮你带粥去吧。’

李熏然听着对面人的唠叨。

凌远发觉那人一直看着自己不动筷子,有点儿疑惑,‘怎么了?’

‘唔…我好像明白师父什么意思了。’

‘啊?’

7.李副队长的徒弟发现自己师父最近不一样了,以往有案子总是带着股狠劲,硬碰硬,现在这几天理性占了不少,冲动倒影无踪了。

他有些奇怪,便趁着午饭时间凑到李熏然跟前去。

‘师父,你怎么最近这么……’徒弟开始词穷。

‘优柔寡断?’

‘那倒不是,就是不…不不铤而走险了?’

李熏然觉得这家伙语文一定不及格。

但还是很老成的咳嗽了两声,‘没谈恋爱吧?’

‘没!没有。’

‘等谈了你就知道了。’
李副队长眨眨眼,端着饭盒走了。

8.凌远半夜收到了一条李熏然的微信。

‘我师父以前说我挺聪明,但还差点儿火候。’

‘差?差什么?’

‘他说我差一个不往上冲的理由。’

凌远停下来,眉目舒展开来,他笑。
‘然后?’

‘’我那天看到说,一个人死也不干某件事时,往往代表内心里有一个比他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人藏着,他得为那人毫发不伤的去跟他团圆。‘’

‘所以……你愿不愿意,做我心里藏着的那个人?’

小李警官闭上眼睛,用手盖住屏幕,感觉过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

他正在绞尽脑汁怎么收回这句话的时候,门被人敲响了。

凌院长靠着门框,‘晚上好啊。’

‘啊……哈哈……晚上好……’

李熏然声音像蚊子叫。

那人看看他。

‘搬过来住吧。’

‘……啊?’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凌远揉揉男孩儿的脑袋。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和你团圆。’







凌李——那不是李熏然家柜子的钥匙么!

一个大甜饼!!
师生恋!!

凌教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ww

1.‘哎哎’下铺的室友用手拍李熏然的床板,‘地板上那个银色的钥匙,是不是你的啊?’

床上的人眯缝着眼迷迷糊糊,接过来一看,醒了大半,应了一声道了句谢,立马缩回去。

‘你不是就个家门钥匙么,这又是啥的?钥匙多了可容易丢——’

‘书柜!书柜钥匙,有的书不方便……你懂的啊!’

‘哦哦!懂!懂!’下铺的男生笑了几声,钻进被窝埋头大睡。

上铺的人这下可睡不着了。

2.凌教授的好不需要笔墨去修饰。
他长得好,声音好,上课好,对学生态度好。
可唯独没听说过他婚姻好,恋爱好,一丝八卦消息都没有。

虽说如此,可有件事儿大家人尽皆知,凌教授是少有的有单独休息室的教授,一般来说这种休息室有也很少用,教授们没课也不必天天跑来,大部分就闲置下来,更不可能上锁。

凌教授不但上锁了,听有个同学说,他那天亲眼看见两个人影在休息室里,身高差不大。

在干嘛?

负距离!

开车?!

去去去,就是拥抱!

3.抱着也够爆炸新闻的了。
问起那个女孩儿长什么样,男生磕巴,‘就能看出个身形……脸啊什么的都看不清……’

大家纷纷失望。

‘不过……感觉后翘,这点很明显!’

前凸不知道有没有,后翘有。

——平胸妹子的天下!!!

4.李熏然抱着抱枕把脸埋在被子里猛吸一口,凌远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幕,他玩味的看看那人,上去揉揉卷毛脑袋,‘什么味道?’
‘太阳的味道’

‘……不是香水么?’

‘你的香水又不好闻。’

凌远也不恼,反而笑了,摘下手表凑上去刮刮那人的鼻头。
‘那你还偷偷用?’

‘……咳咳’

李熏然重新躺回去,他不和教授顶嘴。

过了半晌,凌远又开口。
‘今天晚上带你去看电影吧?’

5.被子里的人不吭气,凌教授凑过去看,大概是累着了,睡的很香,今天下午的课开始的晚,应该能多睡上一会儿。

凌远平常自己也不太常睡这儿,除了李熏然来稍微能墨迹一会儿,可为了避嫌也不常待,那天刚刚抱上没多久,就不知道被哪个学生抓着了影子,李熏然还担心了半天。

凌教授对这个不太满意,‘难道我还是个很拿不出手的男朋友么?’

6.李同学睡醒之后也不太乐意立马从被窝里出来,磨蹭了小刻,拽着凌教授的西装衣角轻轻叫了一句‘凌老师’,应该是在撒娇。
管它是不是,凌教授都吃这套。
李熏然少有的会这么软一下,还是珍惜为好。

被子,床,阳光,好看的,最喜欢的人。

凌教授笑起来。

‘想到一个词’

‘什么?’

‘金屋藏娇。’

7.好吧。

8.下课有女生叫着凌远去晚上的聚会,李熏然在最后一排收拾书包,旁边室友抱怨他每次座位都选这么后面,那人迎合着,耳朵正听前面人对话。

‘凌老师去吧去吧!大家都想让你去,不去我也不好交差啊是不是?’

‘今天真不行,改日吧。’

女生打趣。
‘莫不是凌教授有情况啦?’

李熏然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耳朵发烫。

‘是啊,要陪小朋友去看电影。’

凌远视线飘过来,和李熏然对视一眼,看那人局促的红了耳根,再慢慢移开。

‘小朋友?’

‘嗯,是特别特别喜欢的人啊。’
女生说,凌教授都笑出褶子来了。

——凌教授今天心情极好,玩笑也都能开,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小朋友。
唉,恋爱中的男人。

9.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凌远突然说想要借一下给李熏然的休息室钥匙,他的那把换了裤子之后突然就丢了,上课的东西被锁在里面拿不出来。

原本也没什么。

结果广播台po了一张,说是有同学在走廊上捡到了一把银色的钥匙,图片发在网上,丢失的人可以自己去领。

室友一看,认出是李熏然的钥匙,连忙回帖。

——是我室友书柜的钥匙样子!因为模样很特殊所以记得住!

广播站的同学幽幽回过来。

——这是凌教授休息室的钥匙……人家已经来领走了。

10.李熏然回到寝室,室友满脸不可置信。

——李熏然?

——……啊……?干嘛!

——你怎么会有凌教授的休息室钥匙!?




















凌李——谁来剪月光

一个甜饼一个甜饼一个甜饼,相遇到熟饭的故事
冬天快乐

1.李熏然家楼下最近新开了一家卖烤红薯的小店铺,老板阿姨长相很亲切给的份量也足,但奈何旁边那些个五光十色的便利店小吃摊把年轻人都召过去了,这边儿就显得冷清不少。

他下班的晚,肚子里唱空城计,见着太油腻的东西又咽不下去,买一个热乎的烤红薯刚刚好垫饥。

2.年轻人就站在店门口暖色调的灯光底下用阿姨给的小勺子挖着吃,李熏然手套最近不知道哪去了,又没动买的心思,两只手冻的发红,搓也搓不热,隔着塑料袋子传来的热源把他烘的舒服。

凌远一个人不爱做饭,开着车出去转悠了好几圈儿,这个点儿路上还开着的店也就是些油炸重口味的,老远闻着都让他皱眉头。

兜兜转转还是回了小区,正想要回去下挂面凑合,就瞧见不远处有个店门口杵着个带着毛绒帽子的男孩儿,凌远在暗处,李熏然在灯光底下。
手上还端着个热乎乎的红薯。

暖色调是冬日童话的标配。
王子遇见公主是这样,王子遇见王子,也是这样。

3.凌远握着个差不多个头的红薯站在李熏然旁边,毛线帽子也包不住他的卷毛,头顶上有几小撮悄咪咪的钻出来,像是轻轻在凌远心尖儿上挠了一下。

吃东西是个很讲究的活儿,看有的人吃饭会有极大的幸福感,李熏然就是这样的人,从小上餐桌就很认真,吃好了就是艺术品,吃虾有吃虾的门路,吃螃蟹有吃螃蟹的忌讳,吃红薯有吃红薯的窍门,那小勺子怎么挖不浪费,怎么挖看的赏心悦目,可讲究。

凌院长不懂这些,他就觉得看李熏然吃饭很有胃口,他很会做饭,可是奈何没人来吃,厨房和新装修似的。

凌远看着年轻人把吃完的红薯皮用塑料袋子轻轻裹起来扔掉,再拿餐巾纸把嘴角手上擦擦干净,用手帽子摆摆正朝老板挥手说再见。

一套下来像吃完了西餐的小绅士。

笑起来还有小虎牙,眼睛又大又亮,漂亮的人心里发慌。

凌院长想,自己家里的厨房,大概可以重新开灶了。

这次是两个人的份儿。

4.李熏然算是遇上了个饭友,这个饭友来头还不小,第一医院院长陪着自己站在那个小灯底下挖红薯肉吃,想想都觉得委屈人家。

李副队长爱吃红薯,可顿顿吃也不算个事儿,两个人顺路回家的时候凌院长一听,便说,他一个人做晚饭吃不完浪费粮食,不如带他一个,顺便的事儿。

李警官不好意思,开口想拒绝。

‘就几个家常菜而已。’

5.李熏然觉得凌院长家的家常菜和自己家妈妈烧的不太一样。

李妈妈口中的家常菜绝对没有红烧肉这一道,有个小青菜番茄炒蛋不错了,更不要说酒酿圆子和玉米烙。

他托着下巴看厨房里的人忙活。

‘快好了,还差一个鱼丸汤。’

6.李警官吃完感觉没办法走回家,第一次吃家常菜吃到了喉咙口,凌院长系着围裙把碗筷挨个收拾到水池里,正准备开水洗,玻璃门被人轻轻推开了,李熏然今天穿着个白色的毛衣,上面有红色的驯鹿和绿色的圣诞树,看他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凌远就在想,这抱起来一定很舒服。

的确很舒服。

还揉到他梦寐以求的卷毛了。

7.李熏然把头贴着凌远的衬衫,上面还沾着股玉米烙的味道,少年埋头蹭了一下,又笑着挣脱出来。

‘家常菜?’

凌院长听后双手撑着台子朝他笑。

‘对啊。’

还理直气壮的。

‘不是都说,追喜欢的人要先抓住他的胃么?’

凌远往前迈了一步,李警官没打算躲开,就是眯眯眼睛。

‘擒、贼、先、擒、王’

‘李警官,我有这个信心。’

8.韦天舒国庆要回来家,在朋友圈发了个出发的图片,顺口问了一句有没有谁想要点儿特产的,能捎上的自己就带回来。

过了大约半小时,凌远发微信来了。

韦天舒看了半天,才确认是那人没错,迟疑半晌,他才回过去。

‘你要那么多红薯干儿干嘛?’




FREETALK
一个清水作者的熟饭
就是真正意思上的熟饭(ಡωಡ)
和生米煮成熟饭的熟饭
是不一样滴(ಡωಡ)





























直到今天才把原版的所以和黑粉结婚了补完

想开一个凌李

凌远做外冷内热热热热热的明星

李熏然做小黑粉。

不错。

最近看了纯情罗曼史

先看了第三季
觉得小兔老师好可爱wwwww好喜欢他
美咲也是!!!

然而就有一个

小兔老师喜欢美咲哥哥很久
为什么突然几天就能喜欢上他弟弟??????

这个有点儿bug吧……感觉…………

晚安

一个甜饼

1.床单被蹭的乱七八糟,凌远却也不想去管了,李熏然把被子蒙在头上一通睡,在炮友家一点儿也不见外似的。

他刚刚抽完烟,从阳台回来的路上身上还是一股味道,凌远担心那人被熏着还嫌弃,干脆站在客厅倒杯水喝解解渴。

2.李熏然醒过来的时候凌远已经躺上床有一会儿了,他稍微往那边儿靠过去了一点儿,柔软的床轻轻的吱呀一声,凌远没有转身,呼吸平稳。

‘哥?’

声音发软,像是含着一块儿软糖。

‘哥。’

没有人去应,李熏然这才松口气。

慢慢爬起神来侧附身去看凌远的眉眼。

‘……我还挺喜欢你。’

他缩回去,又探出脑袋,不知道是想不想被发现。

3.李熏然正快要等不下去,一倒如梦时候,身后才有人翻身,他迷迷糊糊的,被人从后面搂着,力道还挺大。

……明明就是没睡着装着呢。

‘谁会,不喜欢你?’

凌李——李熏然今天有没有多喜欢一点凌院长呢

明明喜欢了很多#不是

一个大甜饼
之前写在手机里的现在发出来
晚安

1.李熏然小时候脸很圆还肉嘟嘟的。
身上总是带着股牛奶味儿。
所以他老是被逗说是奶黄包转世。

他是奶黄包。
凌远作为他妈妈闺蜜的儿子却是小神童。

地位悬殊,一年级的李熏然他很不满。

2.因为两家人老在一起玩儿,凌远就带着李熏然到处走。

每次聚会大人都爱逗年纪最小的小奶黄。
——熏然?你喜不喜欢凌远哥哥呀?

这个奶黄包脸皮薄的很,不经开玩笑,一听脸通红。

大人们都乐的笑笑,却听得那头有个小人儿大喊。

‘不喜欢!!一点儿也不!’

3.李熏然嗓子都喊哑了,凌远蹲下来帮他顺顺气,小男孩儿一边咳嗽一边转移视线不敢去看他 假装对那罐椰奶感兴趣。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凌远笑笑,抬手揉揉他的头。

‘哥哥喜欢你就行。’

4.奶黄包真的,可喜欢凌远了。

5.二十岁的李熏然还是撑着面子。

凌远给他送来鸡汤,他就一头闷着喝,看着那人笑出褶子终究不好意思说那句喜欢。

那天上海下大雨,打雷闪电。

‘好喝么?’

‘恩。’

‘喝完能不能多喜欢我一点儿呢?’

李熏然想起小时候的事儿,装作镇定的抹嘴。

‘可以,一点点儿……’

声音越说越小,很没底气。

6.二十三岁的李熏然有点儿耐不住了。

因为他看见凌远前几天车上坐了个女孩儿,不是凌欢。

奶黄先生觉得很丧。

他多喜欢凌远呢?

大概是那个人站在哪儿都足以撼动李熏然几年来已经足够强大的内心,让那颗心脏乍暖还寒,如沐春光。

7.凌远带李熏然回家吃饭。

桌上,奶黄先生开口了。

声音像蚊子,含含糊糊的。

‘你有女朋友了?’

‘嗯?’
凌远放下筷子去盛汤。

‘女朋友?’

那人没有直面回答他,只是问他要不要加点儿汤

李熏然觉得这已经够明确的了。
便摆摆手,把脸埋在手臂里。

‘是不能再加了,’凌远眯起眼来朝着李熏然笑笑,双臂抱在胸前靠着墙壁站立。

‘再加就要溢出来了是不是?’

又满脸通红了。

8.盖着一床被子的两个人贴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所以那是你师妹?’

‘和你家顺路。’

凌远故意把呼吸喷在李熏然耳朵旁边,看着那块儿粉红粉红的。

那人被拦腰抱着也不好使劲反抗,只好用脚去缠着凌远的,挠他脚底痒痒。

背后的男人用了点儿力,李熏然不敢再动,害怕晚上没觉睡。

‘糟糕了……’
语气带着点儿调笑,却没有丝毫的紧张,咬着他的耳垂,李熏然一哆嗦。

‘小奶黄包好像露馅儿了啊……’

#色情院长/